bokee.net

中学教师博客

自留地

七律.从教三十五年感赋     三十五年是与非,半生心血李桃肥。 舌耕寒暑腰何折,笔写春秋发更稀。 雕琢从来高境界,栽培无处不芳菲。 一腔壮志今犹甚,喜看杏坛雏燕飞。

正文 更多文章

2018年11月23日《伊犁晚报》发表散文《妻子的嫁妆》

 

妻子的嫁妆

 

 

楼上的房间里,还重叠地摆放着两口老木箱,这是妻子当年的嫁妆。四十多年过去了,曾经鲜艳的朱红色已经暗淡无光。每当看到它们时,我的眼前总会浮现出那段难以忘怀的岁月。

我们是1974年正月初四按农村的风俗拜堂的。那时,没有洋鼓洋号,就在村里请了几个人敲锣打鼓,也没有车子,身为新娘的妻子步行随迎亲队伍来到我家。

记得当时也不讲究什么嫁妆,更不能大操大办。有的地方还时兴集体结婚,一个大队几对新人同时在大队部举行集体婚礼。所谓革命伴侣,新事新办。女方家长是不能收彩礼的,更不得索要,当然也免去了嫁妆。不过,很多人家暗地里还是要为女儿准备一些生活必需用具,否则,觉得亏待了女儿。岳父也如此,结婚前半年特地请木匠到家,用早年就准备好的樟木料做了一口大号木箱,外加大小两个盆、洗衣板、棒槌和小木凳等。两个内兄又分别买了一口中号杉木箱和一张小橱柜,然后请漆匠统一刷了朱红色的油漆。岳父还特地去公社供销社,买了两副金黄色的箱用包角和锁具。木箱的四角包装好后,格外漂亮,至今还金灿灿的。这么多嫁妆,在当年还很少见,妻子在村里算是挣足了面子。

因为不能光明正大地办嫁妆,所以更不能让搬嫁妆的人与迎亲队伍同行。于是,岳父让我家在迎亲前几天就将嫁妆搬了过来,摆进了洞房。

岳父考虑很周到,木箱总不能放在地上,他特地同时请木匠根据木箱的尺寸做了一个箱架。箱架呈柜状,四条腿,上下左右四面和后面都不是木板,而是木条,类似于栅栏。正面没有栅栏,整个箱架就是一只不封闭的木箱,自然就成了鞋架。妻子将两口木箱重叠地摆在箱架上,下面摆鞋,一举两得。

我们婚后在农村那十几年时光里,大小脚盆、洗衣板、棒槌和小木凳一直伴随着妻子,上面的油漆由于长期水浸、搓擦,也逐渐脱落,变得斑驳,但很实用。

1987年我从乡下调进县城中学,妻子儿女不久也随我进了城里。大小盆等东西就不方便带了,但妻子没有放弃两口木箱,硬是带到了学校。那时,岳父母都已经去世多年,我知道妻子的意思,她是忘不掉父母,看到这两口木箱,就如同见到了他们。

后来,有了自己的新房,房子里有不少壁柜,衣服根本不需要放在箱子里。两口木箱真的彻底失去了使用价值,妻子还是舍不得处理掉。我们就把它们摆在楼上的空房间里,摆的方式照旧。

说起来,箱子里究竟装了什么东西,我还真不清楚。这是妻子的秘密,保留的应该是她对亲人、对往事的那份浓浓的思念。□余春明

分享到:

上一篇:2018年11月17日《浔阳晚报》发

下一篇:2018年11月27日《湖口报》发表

评论 (0条) 发表评论

抢沙发,第一个发表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