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kee.net

中学教师博客

自留地

七律.从教三十五年感赋     三十五年是与非,半生心血李桃肥。 舌耕寒暑腰何折,笔写春秋发更稀。 雕琢从来高境界,栽培无处不芳菲。 一腔壮志今犹甚,喜看杏坛雏燕飞。

正文 更多文章

2018年11月27日《湖口报》发表散文《那年那舶癞痢头”》

 

 

          那年那病——“瘌痢头”
 
                余春明
 
  癞痢是一种顽固的头廯,起初只是一只只小疮,慢慢地会漫延至满头,致使头发全部变黄脱落。脓疮的表层是银白色的疥壳,满头雪白,人称“锡打金盔”。这种病非常痛苦,往往奇痒难忍,不得不用手指搔挠,而搔挠的结果就是鲜血淋漓,还止不住痒。小孩子开始生病,大概要到二十岁左右才会痊愈。病虽好了,但满头都是疤痕,一根毛也不剩,彻底破了相。
  记得小时候,家乡这种病流行,临近的几个村庄都是瘌痢头的重灾区,无论男女,人人都不可避免。所谓“古塘村里癞痢多,铁炉湾里癞痢窝”,极言其多。让人望而生畏,生怕会惹到自己头上。
  说到“惹”,还真的如此。癞痢是传染性皮肤病,它是头皮和头发的浅部真菌感染引起。病菌的传染能力非常强,通常是家里只要有一人生病,其他人会通过枕头、帽子、毛巾、床垫、靠椅和竹床等头部接触的用品而传染,一家人都是瘌痢头就在所难免。所以父母特别叮嘱我不要和瘌痢头小孩一起玩,尤其是不能头挨头。那时候,大队只有一所小学,同学中肯定有不少瘌痢头患者,这不能不让大人担心。
  还有一种可怕的传染途径,那就是剃头传染。当年我们大队有两三个剃头佬,他们各有自己的生意地盘,一般互不渗透,当然也有少数因亲戚关系特约的。但是不管请谁剃头,大人都会特别叮嘱剃头师傅不要用剃过瘌痢头的剃刀剃自己家的小孩。剃头师傅也会非常注意,因为这个病传染速度快,往往一次剃完头,不久就会感染上了。由此会引发矛盾,以前就有过人家与剃头佬因此而吵架。于是一般情况下,瘌痢头多的村里会有专门的剃头匠,别的师傅就不会去“摻行”(拉生意)。记得邻村铁炉湾当年就有一位剃头匠,余姓,身材高大,态度和蔼,尤其是有点像军人走路的姿势,给我印象很深。他就专门为本湾人剃头,不到其他村里去,当然,外村也无人请他。至于他是否会为自己的剃头刀高温消毒,我想,在那个卫生习惯和条件都相当落后的年代,几乎是不可能的。于是,在他的剃头刀下,村里的瘌痢头越剃越多。只要是男人,无论老少,几乎都是瘌痢头;男人染病,女人虽然不用剃头,也难逃厄运。
  直到上世纪六十年代,上级卫生部门在瘌痢头疫区全面推行免费治疗,才让这一顽症灭绝。我还隐约记得,患了瘌痢的小孩都剃光剩余的头发,头上涂满粘糊状的黑色药膏,应该是中药,是否还要西药,我不清楚。一周后疥壳脱落,涂药一次,一个月后即可痊愈。癞痢不很严重的,会长出稀疏的头发,严重的就只能留下伤疤满头了。从此,癞痢病才算销声匿迹。
  然而,癞痢的后遗症是无法消除的。古人云,爱美之心,人皆有之。男人谁不想有一头黑发,女人谁又想嫁个瘌痢头丈夫,有瘌痢头后遗症的人自然会被人有意或无意地歧视,出现了一种“瘌痢头郎配癞痢婆”的奇怪现象。其实这也难怪,俗话说,“花配花,柳配柳,铜盆配铁帚”,古来如此,谁又能避免。这还算好,邻村还有瘌痢头男人一生打单身,找不到老婆,令人叹息。
  癞痢病虽然好了,但癞痢留下的疤痕没有办法去掉。于是,几乎光头没有长头发的男人就一年四季戴帽子,女人则包头巾。有部分头发的人会特别在意那不多的头发,爱照镜子,走路也会时不时地用手指梳理因风吹散的头发,保持好看的发型。因此,家乡有句俗话,“十个癞痢九个假,一个不假就是哈(傻瓜)”。“假”在家乡有“臭美”的意思。由于癞痢现象很普遍,还产生了一种“癞痢文化”。比如家里孩子头发稀少,会取“癞痢”的乳名。我们村里有好几个“大癞痢”、“细癞痢”,其实他们并不是真癞痢,而真癞痢是当面不能这样称呼的,这是对他们的不尊重。而有些俗语也有“癞痢”的因素,比如称人和事难对付,说是“碰上了瘌痢头——难办”;说某人性格固执是“犟癞痢”或“癞痢犟”;说不知好歹,招惹了不该招惹的人是“撩得炉蜂(黄蜂)螫癞痢——自找的”;说境况本来很糟,又遭沉重打击是“瘌痢头上钉丁钢(将五个手指弯曲起来打人)——雪上加霜”。如此等等,不一而足,很有意思。
  如今,家乡医疗卫生条件与过去有天壤之别,曾经的“癞痢窝”里小孩子个个满头青丝,活泼可爱。再也见不到癞痢病患者了,患过瘌痢头的老人一旦都去世了,下一代人可能再也不知道何为瘌痢头了,这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
 
分享到:

上一篇:2018年11月23日《伊犁晚报》发

下一篇:收到《中国最美爱情诗选(四卷)》样书

评论 (0条) 发表评论

抢沙发,第一个发表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