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kee.net

中学教师博客

自留地

七律.从教三十五年感赋     三十五年是与非,半生心血李桃肥。 舌耕寒暑腰何折,笔写春秋发更稀。 雕琢从来高境界,栽培无处不芳菲。 一腔壮志今犹甚,喜看杏坛雏燕飞。

正文 更多文章

2018年12月14日《湖口报》发表散文《细叔轶事》

 

          细叔轶事
 
                余春明
 
  细叔做过多年的生产小队队长,这是除大叔外,他们老兄弟中唯一当过“官”的人。
  其实,小队长根本称不上官,无非是最基层的管理者。那时候,人民公社化,公社下面设若干个生产大队,大队下面又设若干生产小队。如果把整个社会比作一个人,那么小队长就是动静脉之外的毛细血管。它们遍布于肌肉中,传递着血液,维持着生命的运转。可是这些毛细血管又非常重要,缺少不得。小队长就如此,上面各级政府、领导的政策,措施和号召都要小队长去贯彻,去落实。尤其是每天生产的安排、检查,更是不可缺少。所以,别看小队长不是官,但在社员眼里还是很有威信的。
  那时候,我们村里有二十几户人家,男女劳动力三四十人,有田地二三百亩。一年到头,农活非常繁忙,尤其是春耕春种、夏收夏种和秋收冬种更是忙得不亦乐乎。小队长就像一个大家庭的家长,得头脑清楚,否则忙无头绪,耽误了生产,错过了季节可就麻烦了。小队交公粮的任务完成不了事小,全村近两百人的吃饭就会成问题。细叔之前的几任小队长工作都不是很出色,很让大队领导伤脑筋。
  细叔走马上任,信心满满。此前,因子女多,生活非常困难,常常因口粮不够吃而发愁。父亲在大队采石矿做采购员兼会计,采石矿工人的报酬比生产队挣工分要强许多,但工作风险大。父亲为帮助细叔摆脱困境,请大队支书帮忙让他去采石矿当工人。也就两年吧,大队领导发现了他的能力,加上父亲也怕出危险(当时采石矿每年都有工人因公伤亡的安全事故),就想办法安排他去村里担任小队长。
  细叔有气魄,胆大心细,考虑问题周到。小队的事情虽然千头万绪,社员之间矛盾重重,但细叔能够瞻前顾后,处理得很好,得到大队领导和群众的好评。有一件事很让我们后辈奇怪,细叔小时候由于家庭条件不允许只读了个把月的私塾,基本上是文盲,怎么每天早晨安排社员劳动任务和开会时总会拿个笔记本,莫非他在上面也写了什么?有一天晚上,我到细叔家玩,只见细叔坐在煤油灯下拿着钢笔在笔记本上写着。我蹑手蹑脚上前一看,发现本子上有文字,也有图画,心里正纳闷着。细叔笑着说,我在安排明天的生产呢。我仔细一看,还真的是,只是看不大懂。细叔又解释说,这犁耙的图画,表示耕田和耙田,六人是人数,需男人做;这锄头和耙仂的图画,表示罕(挖)草皮和除草,十人是人数,女人做的。原来如此,不认识字,不会写也有办法代替,这可是闻所未闻的奇事。我不禁笑了起来。见我笑了,细叔也哈哈大笑,说,伢仂,别笑话细叔啊,没文化的人苦着呢!是啊,没有文化,细叔就有这种方法来应付,我怎么会笑话他呢!
  大集体时期,各级政府上至公社、下至小队似乎都有开不完的大会。有会就要发言,尤其是小队开会,队长就是主讲。有的小队长开会发言不得要领,社员只好打瞌睡,聊天。细叔不然,他开会讲话,思路清晰,条理清楚,声音洪亮,掷地有声。记得有一次全公社开群众大会,几千人的会场,就安排在公社机关所在地茅基的大操场上,细叔是发言者之一。他前面是代表青竹大队的一位余姓老贫农发言,也许是没见过这么大的阵势吧,老贫农上台后竟张口结舌,一句话也说不出,傻站了几分钟,终于憋红了脸,用手搔了搔头皮无奈地跑下了主席台,惹得台下一阵哄笑。主持人只好宣布下一位——细叔上台。
  只见细叔精神抖擞,对着话筒,胸气十足,几句话就镇住了全场,听会者几千人鸦雀无声。细叔讲了当前的形势,代表小队队长表了态,措辞得体,语调铿锵,短短的发言,赢得了全场雷鸣般的掌声,让参加会议的公社邱书记十分满意。自那以后,邱书记看好细叔,同他成为好友,只要下基础检查工作,一定会去看望细叔,有时还会在细叔家过夜,同他促膝谈心。后来邱书记调往其它公社工作,还特地打电话到大队,请人通知细叔,叫他去玩。
  再后来,农村改革开放,人民公社改为乡政府,大队改为村委会,小队就是村民小组了。细叔在晚年还一度是村民小组长,兢兢业业地工作在最基层,为村民不计报酬地服务。直到癌症病发开刀做手术,无能为力了,还出于公心向村领导推荐接班人,将经手的一些款项分毫不欠地交付给下一任组长。
  医生回天无力,细叔于七十六岁那年跨鹤西游,结束了他的小队长生涯。
 

 

分享到:

上一篇:2018年12月08日《浔阳晚报》发

下一篇:2018年12月21日《湖口报》发表

评论 (0条) 发表评论

抢沙发,第一个发表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