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kee.net

中学教师博客

自留地

七律.从教三十五年感赋     三十五年是与非,半生心血李桃肥。 舌耕寒暑腰何折,笔写春秋发更稀。 雕琢从来高境界,栽培无处不芳菲。 一腔壮志今犹甚,喜看杏坛雏燕飞。

正文 更多文章

2018年12月21日《湖口报》发表散文《忆除草》

 

          忆除草
 
                余春明
 
  "苗要好,勤除草。"这是当年家乡农民的口头禅。那时候,庄稼栽种后,乡亲们大多数时间就花在田间管理上。田间管理除了施肥、灭虫,主要就是除草,而且不是一劳永逸,锄一次不够,有的要除三四次。这样才能控制杂草的滋长,确保庄稼有充足的肥源。
  记得读初中时,我们小伙伴就利用星期天和节假日参加生产队的集体劳动,除草做得最多。我们最喜欢的是耘田。耘田是给水稻除草,也是所有除草中难度最大的一种。首先要打赤脚下水,比在旱地里麻烦。其次不是把杂草除掉,而是翻卷起来,将杂草压入泥中。如果不能翻卷,水中的杂草是除不掉的。耘田的工具与旱地的刮耙不一样,刮耙是弯弓状,锋刃处稍宽,而且只有一面。耘田的工具叫耘田耙,平板状有两面锋刃。俗话说,"耘田耙,二面光",是就其特点而言的。装上五尺多长的竹柄,就可以握在手中耘田了。我们八个小孩同时下田,一人耘一行,你追我赶,好不热闹。说说笑笑间,一亩多田也就耘完了。效果如何?不得而知。由于田里有水,水已变浑,当时看不出来。过不了多久,小队长就找我们"算账"来了。原来有人根本没耘好,只是搞浑了水,要返工。
  队长特意给我们示范。只见他先把田里的水放到刚淹住泥巴,然后站八字步,两腿前后与肩宽,双手握住耘田耙柄的中间部位,右手在前,左手在后,双手之间距离约一尺。耘田耙在前一行水稻的后根部下耙,然后双手一抖一拉,长有杂草的泥巴就顺着光滑的耙壁翻卷到了后一行水稻的前根部。队长形象地介绍说,这就如同砖匠在屋上盖瓦,一耙要紧挨一耙,不得漏耘。漏了杂草埋不了,等于白耘。原来如此!我们照葫芦画瓢,果然效果不错,只是速度慢了许多。
  水稻田一般要耘两次,称为头耙和复耙。复耙与头耙相隔十天左右,方法是从禾苗的另一面开始,将头耙的前行变后行,把先前耘到水稻脚下的泥土刮到另一行的脚下,同样要卷起泥土压住杂草。后来包产到户,少数农户还会耘三次。第三次只要把禾苗脚下隆起的泥土推平,既除了草,也方便了收割,避免耘田坝妨碍禾斛的移动。
  水稻田除了耘田去杂草外,还有一道特殊的除草工序,那就是扯稗草。稗草外形几乎与水稻一模一样,而且混在水稻中间,一般人难于发现。这件事小孩子完成不了。后来责任田到人,家里分配了十几亩田地。我虽然成家了,还跟父母住在一起。第一次扯稗草是父亲手把手地教,他告诉我稗草的节骨处光滑无毛,比禾苗长得更高大茂盛。稗草靠手扯,一般一趟三行禾苗,要弯腰低头仔细寻找。正所谓"眼观六路",有时还要用手扒开禾苗,将夹在中间的稗草连根拔出;然后洗净稗草根部的泥巴,将其扭在一起,要么抛到田塍上,要么用脚踩进禾苗脚下的烂泥中。时间长了,会头昏眼花,相当难受。同样,稗草也要扯两三次才能基本除清。
  相比于水田里的除草,旱地的锄草就要简单一些。不过,农作物的品种不同,锄草的方法也不一样。一般情况下,小麦、黄豆、油菜和芝麻等类的锄草都是用前文提到的刮耙。刮耙比锄头轻巧,比耘田耙锋利,适合在较为坚硬的旱地里除草。当然,也有技巧,必须由后往前一耙一耙地刮。如果前面土将后面未锄的地方盖住了,杂草没有除根,第二天早晨杂草就会从浮土下面冒出来。小时候,跟母亲锄草,她总会说,做事要有耐心,就像锄草要一下一下地锄,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她的话让我记忆尤深。
  芝麻草比较难锄,原因是芝麻大都是撒种,满地都是幼苗。锄草时要顺带间苗,锄掉密而细小的苗,形成一种稀疏有序的状态。我锄时老是放不开,舍不得锄掉幼苗;而母亲锄起来大刀阔斧,看似随心所欲,实际上锄完后芝麻苗疏疏朗朗,让人看了赏心悦目。
  至于红薯、棉花,乃至菜园里的茄子、辣椒的除草又跟培土结合在一起,用的工具则是锄头。一边除草,一边将行距的土培至作物的根部。这样做的目的,红薯苗是为了让其地下的果实有发展的空间,长得更丰硕。棉花和茄子、辣椒则是为了防风吹、抗倾倒。
  如今,青壮年劳力基本外出打工,家乡的水田全承包给外地老板种莲子,不需要耘田了。就是留守的中老年人种了少量的田地,也不要除草,市场上有除草剂买,用喷雾器喷洒一两次,也就寸草不生了。只是出产的粮食还会像过去那样环保吗?我不敢肯定,心里还是非常怀念儿时那除草的往事。
分享到:

上一篇:2018年12月14日《湖口报》发表

下一篇:2018年12月27日《宿迁日报》发

评论 (0条) 发表评论

抢沙发,第一个发表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