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kee.net

中学教师博客

自留地

七律.从教三十五年感赋     三十五年是与非,半生心血李桃肥。 舌耕寒暑腰何折,笔写春秋发更稀。 雕琢从来高境界,栽培无处不芳菲。 一腔壮志今犹甚,喜看杏坛雏燕飞。

正文 更多文章

三棵树

吹面不寒杨柳风,春渐渐地壮大了她的腰身,自然界生机盎然。行走在繁花似锦的校园里,由鹅黄变成嫩绿的垂柳在轻拂着学子的衣袖;道路两旁的香樟花也盛开着,绿叶绿荣,芳香扑鼻。走出学校大门,另一种浓郁的香味沁人心脾,我贪婪地深深地吸了一口。啊,比樟花更浓烈,好似一杯酽酒,更醉人。我举目四望,原来是矗立在初中部门口的那棵泡桐树。从来都是来去匆匆,没有注意到它,光秃秃的枝条上竟然开满花朵,仿佛“千树万树梨花开”。不,是“一树”。这棵树还是八年前从老校园里迁栽来,一同移来的还有两棵法国梧桐树。时任校长的吴昊在教师大会上说,移这三棵树表明学校历史的沿续,更主要是记住当年的老二中精神。应该说,他的想法是对的,“树”就是活生生的教材,它是学校最宝贵的财富。
我走近泡桐树,一种温暖感从心里油然而生,我仿佛听见一朵朵形似喇叭的白花在向人们诉说着曾经的岁月。是啊,泡桐就是历史的见证者。我想起了二中的草创艰辛,更想起了二中的辉煌,想起了体制改革的阵痛,想起了全体二中人艰苦奋斗、生生不息的精神。这种精神比之于泡桐再恰当不过,这就是泡桐精神。泡桐生命力强,对土壤没有要求。不择肥瘠,桐籽落到哪里就在哪里生根开花。我就曾见过从倒塌旧墙的缝隙里也能长出泡桐来,且生长速度快,两三年的工夫就会长成参天大树。夏天,它那阔大的叶子,层层叠叠,郁郁葱葱,就像一把撑天大伞遮住炎炎烈日,为人们带来一片阴凉。
回想当年“共大”人自力更生创办二中,不要国家一分钱,就在农机厂的车间里开班上课。师生员工群策群力,没有条件创造条件,硬是把学校办得红红火火,跻身于县市名校的行列。那时的学生基本是农村孩子,吃着自家带来的咸菜,穿着布鞋,深夜就着路灯光,废寝忘食,创造了当时的奇迹。他们当中不少人昂首挺胸地从小山村走进清华,走进北大,成为时代的佼佼者。二中犹如一棵泡桐树,创建没有几年,就枝繁叶茂,鲜花芬芳,硕果累累。后来,虽然经过企业衰败、体制改革前的风霜雨雪,但二中人同舟共济,终于从暴风骤雨中挺了过来。如今整体搬迁,教学条件非昔日可比,难怪泡桐树花开得更茂,更香。
我是上世纪八七年从舜德中学调入二中的,那时候的共大企业在走下坡路,二中处于困难时期。一间十几平方米地的房间,要摆两张床、一张办公桌,显得相当拥挤,生活条件很差。刚来时老家农村还有责任田,节假日必须回去劳作。来回奔波,疲于奔命。也许正是泡桐精神支撑着我,我没有怨天尤人,没有给组织添麻烦,努力教书育人,做好本职工作。虽不说深受师生好评,也算对得起良心。一个单位如此,一个人亦如此,困难面前,不低头,不退缩,才会成功。要感谢老二中艰苦条件的磨炼,让我才有了今天这深深的人生感悟。
还有那两棵法国梧桐,也牢牢地扎根在我的记忆里。其中最大的一棵就长在老校园的露天主席台上,旁边是旗杆,每周一的晨会升国旗仪式就在那里举行。伴着雄壮的国歌声,同学们向国旗行注目礼,这棵树在师生的记忆中印象最深。后来,学校搬迁,校方没有忘记它,把它移栽到新校园的大门口,它又能伴随着一茬又一茬的学子们茁壮成长。我想,同学们毕业后,即使走向天涯海角,心中总会记得这三棵枝叶婆娑的大树的。
事实也如此。今年正月的一天,我的手机响了,一看来电显示,是个陌生号码。接通一听,原来是八九届毕业的学生陈新华。他问我还记得他吗?怎么不记得,我一直为不知他在那里工作而到处打听呢!我清楚地记得,这是个农村的孩子,个头不高,戴着一副近视眼镜,家里经济条件差,一年到头穿一双快露出脚趾的旧鞋。但他刻苦学习的精神让我感动,是我让他担任班上的学习委员,目的就是让全班同学向他学习。电话中他约我去九江聚聚,说老班长王志强开车来接我。见面时,师生为分别二十多年发生的变化感慨不已。吃饭时,他邀来了好几个老同学,言谈中大家都在回忆着当年在二中的学习生活情况,沉浸在快乐的氛围中。陈新华特别提到了那棵梧桐树,问学校搬迁时保留下来没有,我告诉他已经移到了新校园的大门口。他高兴地说,好极了,多少次梦中都看见它呢!有机会一定回母校看看,看看这曾经朝夕相处的梧桐树。
是啊,一生中印象最深的莫过于中学时代,那是造就一个人基本素质的起点。那里的一砖一瓦、一草一木都会铭刻在记忆的深处,甚至会影响一辈子,难怪他们不能忘怀。听说他在省公安厅交警部门工作,副处级了,是二中的艰苦奋斗精神磨砺了他。分手时,他紧紧地握住我的手,要我保重,要所有的二中老师保重。我也叮嘱他和大家常回母校看看,我说校园里的三棵树想你们呢!大家笑了,我也笑了,那笑脸就像绽开的泡桐花。
记得当年校园搬迁时,有人曾反对移栽这三棵树。理由是树大难移,如果不能存活,就是劳民伤财,不如把有限的财力用在教学这个刀刃上。我也有类似的想法,现在看来,这种想法是多么幼稚,又是多么短视!一个人、一个单位都有一条有形或无形的“根”,你来自何方?有何为证?又去何处?这个来龙去脉是要弄清楚的。如果连这个都不重视,若干年后,你后代的后代就会成为“无根之木”、“无源之水”了。他们会失去厚实的文化底蕴,失去传统精神的滋润和激励;自然变得没有责任感,缺乏进取心。这是多么可怕的后果!而你准备离开曾经奋斗过的发源地时,“不带走那里的一片云彩”,走的是很洒脱,可是你是否连“根”都忘了?这是在自愿地斩断同历史的联系,自愿地断绝同过去的一切人和事的来往。试想,新校园里再也见不到老校园的一丁点痕迹,那些曾在此奋斗和学习过的老校友们会不会感到十分陌生呢?他们会觉得自己是局外人,这里的一切同自己没有任何关系,这又是多么可悲的遗憾!
值得庆幸的是,我们没有忘记过去的峥嵘岁月,没有忘记艰苦奋斗的二中精神,因为有这三棵树在时时地提醒着。

                                                                                               (本文发表于2011年7月6日 星期三《浔阳晚报》,有删节。)

分享到:

上一篇:转发:全国语文大家、名家、名师

下一篇:别忘了耕牛

评论 (0条) 发表评论

抢沙发,第一个发表评论
验证码